法官、“阿姨”、“大侠”、“妈妈”:一位少年法庭女庭长的四重身份

文: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李立

在衡阳市雁南监狱管教干部的引导下穿过六道门禁后,董燕终于见到了钟明。

1年前,身着法袍的董燕在长沙市天心区法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上落下法槌:钟明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十个月。当时,他未满18岁。在少管所里度过了18岁的生日后,钟明被转移到雁南监狱继续服刑。

作为少年法庭的庭长,每年,董燕要在法庭上面对近30名像钟明这样的少年。面对一张张还露着稚气和青涩的脸,已为人母的董燕心里五味杂陈。

判决并不能一劳永逸解决问题,“更多的功夫,应该在判决之外”。因此,董燕用回访和书信的方式,尝试着一次又一次地与这些孩子及他们的父母沟通;为了让孩子们明白校园暴力的伤害,她把法庭开进学校;她甚至“强硬”地发出司法建议函,督促酒吧等娱乐场所设置明显的未成年人禁入标志……在董燕看来,这些“犯了错的孩子,只要方法得当,就能让他们早一点儿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来”。

狱中探监的董法官

“钟明,你还认识我吗?”

仔细看了董燕几眼后,钟明紧张的情绪才放松下来:“认识,你是董法官”。

4月10日,一年时间过去,面前这张略显稚嫩但又有一点桀骜不驯的脸,董燕依然记得很清晰。

2017年4月,钟明因为抢劫罪被判有期徒刑一年零十个月。当时,他刚刚刑满释放13天——此前,钟明因犯寻衅滋事罪被判决有期徒刑六个月。

到2018年9月,钟明将出狱。“上次从出狱到再犯事,相差只有13天,现在他又面临出狱,我们应该做好他的帮教挽救工作,确保他出狱以后走上正道。”董燕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定期回访帮教是挽救未成年犯的最好手段。对每一名未成年犯,董燕都牵肠挂肚,每起案件审结后,她都进行多次回访帮教,耐心倾听他们的倾述,鼓励他们解开心结。

“你对你犯罪的事情有没有反思呢?”董燕轻言细语地问钟明。

“我一直有一个疑惑,和我们一起作案的那个女的,为什么没有判刑呢?”一阵沉默后,钟明没有正面回答董燕的问题,而是抬起头,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针对钟明的问题,董燕一方面从公、检、法各部门职责进行了详细的解释,另一方面对钟明自身犯罪的情况进行了剖析。听完董燕的解释,钟明对自己一直纠结的问题终于不再困惑。

“这一年,你父母都来看你了吗?”董燕又轻声问。

“爸爸每个月都来了,我妈妈没有来过,也许是没时间,也许是对我失望吧……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否爱我。想请你们传个话给我爸爸,叫他不要来看我了,反正马上就要出去了。”钟明看似平静的回答,让董燕有些心痛。

愿意“尽力帮你”的“董阿姨”

气氛有些凝重。董燕和负责心理咨询的彭老师一起,决定为钟明进行心理干预和疏导,“小钟,放松一些,我们来做个游戏,你愿意参加吗?”在得到钟明的应允后,彭老师让他闭上眼睛,“回忆一下你7岁前最快乐的时光”……

在和钟明缓慢的交流中,董燕得以了解这个孩子孤独而灰色的过往。钟明从小跟奶奶在一起生活,在当地开KTV的父亲除了经常给他一些钱外,很少过问他,母亲对他也是不闻不问。奶奶过世后,钟明开始与社会上的人接触,父子间的沟通变得更少了。

2016年11月,钟明刑满释放回家。第二天早上7点,钟明的父亲就离开家了,在桌子上放了一些钱,直到晚上12点才回来。第三天,钟明依旧一个人呆在家里。然后,他离家来到长沙找以前的“朋友”,继而又和“朋友”一起去抢劫。就这样,出狱才13天的他“二进宫”。

几个小时的沟通交流结束后,钟明对董燕说了声“谢谢”。董燕注意到,他脸上的神情轻松了很多。

回到长沙,董燕依旧挂念着钟明。她给钟明的父母打去电话长谈,还为钟明写下一封饱含温情的书信寄往监狱。在信中,她自称“董阿姨”:“再过几个月你就要出狱了,未来的路还很长很长,我希望你树立信心,奋发向上。你天堂里的奶奶在看着你,你的父母在期待你,你未来的孩子在等待着你,如果你不放弃你自己,我们所有人和社会都不会放弃你。如果有什么困难,我们将尽我们自己职责和能力来帮助你。好吗?”

钟明并不是第一个收到这份挂念的未成年人。董燕说,天心区法院家事少年审判庭在审判未成年人案件后,都会建立回访台帐。特别是今年3月成立“中国白丝带志愿者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心灵驿站”后,他们加大了对未成年人案件当事人的心理干预力度,尽最大努力挽救走上歧途的孩子,以减少青少年的犯罪复发率。